手機網站 設為首頁加為收藏歡迎訪問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網站

新聞公告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公告 » 新聞動態新聞動態

2017年度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發展研究報告

發布時間:2018-09-06來源:

摘 要

        通過文獻分析、經驗總結和個案研究,本文對2017年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發展狀況、趨勢進行了總結,并針對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問題,提出相關建議。2017年,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已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資源和重要工作。以重大工程和項目推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及其成果利用,滲透于文化發展改革的眾多領域。本年度涵蓋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兩大要素的文化遺產整體觀被確立,策論研究面向不斷拓展。保護工作堅持“見人見物見生活”的理念,以能力建設為核心,以鞏固搶救保護成果、提高保護傳承水平為目標,全面推進。我國履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能力進一步加強,“中國經驗”不斷豐富。同時,與新時代新要求新任務相比,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與傳承發展工作仍存在一些問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泛化傾向,應引起關注。建議完善相關法規,深化非物質文化遺產依法保護,制定相關指導意見,使非物質文化遺產頂層設計的智力成果得以有效實施;大力宣傳非物質文化遺產向上向善的文化價值,為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發揮重要作用。

關鍵詞

        2017年  非物質文化遺產  保護  傳承  發展

        2017年是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年,是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中具有重大意義的一年,是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積極實施“十三五”規劃的一年。黨的十九大通過的黨章修正案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確立為我們黨的行動指南,實現了黨的指導思想的又一次與時俱進。面對新時代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應從理念、措施、目標等多個維度不斷優化和深化,為堅定文化自信,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昌盛,發揮出更為重要的作用。由此我們應該清醒地意識到,黨的十九大報告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黨和國家將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作為治國理政的重要資源和內容,以重大工程和項目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文明綿延賡續的重要載體,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實踐的主要表現形式。十九大報告五次提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指出中國共產黨一直“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忠實傳承者和弘揚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廣泛弘揚”是十八大以來思想文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的成績之一。報告將“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作為新時代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工作內容之一,要求“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1] 政府工作報告將“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加強文物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列為年度重點工作任務之一。[2]

        2月24日,習近平在北京考察城市規劃和北京冬奧會籌辦工作。在視察大運河森林公園時,他強調,通州有不少歷史文化遺產,要古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運河為核心的歷史文化資源。[3] 9月3日,參加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的中俄兩國元首共同參觀了“閩南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習近平親自為普京講解廈門漆線雕技藝、福州脫胎漆器髹飾技藝、莆田木雕、閩南影雕等代表性項目。他說起惠安女服飾、惠安女精神,非常深透。[4] 11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中美兩國元首共同參觀故宮,觀賞了官式古建筑營造技藝、景泰藍制作技藝、裝裱修復技藝(古字畫裝裱修復技藝、古籍修復技藝)、青銅器修復及復制技藝、古陶瓷修復技藝、古代鐘表修復技藝、京劇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并共同觀看了珍品文物展。習近平向特朗普介紹說,文化沒有斷過流、始終傳承下來的只有中國,“我們這些人也是原來的人。黑頭發、黃皮膚,傳承下來,我們叫龍的傳人”[5]。自豪之情,溢于言表。12月12日,習近平到江蘇徐州馬莊村調研,稱贊并購買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徐州市級代表性傳承人制作的徐州香包,連連稱贊“真不錯”“很精致”。他指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不能光看農民口袋里票子有多少,更要看農民精神風貌怎么樣?!盵6]

        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闡述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的重要意義、指導思想、基本原則、總體目標、主要內容、基本途徑、主要措施、重點工作,部署了一系列重點任務,提出了實施方式和條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發展工程與中華文化資源普查工程、國家古籍保護工程、中國傳統村落保護工程、中華民族音樂傳承出版工程、中國民間文學大系出版工程、戲曲振興工程、中國經典民間故事動漫創作工程、中華文化電視傳播工程、中華老字號保護發展工程、中國傳統節日振興工程、中華文化新媒體傳播工程等,共同構成中華優秀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重要內容。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重要工作都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密切相關。以中央文件形式專題闡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以重大工程和一系列項目為抓手切實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對于延續中華文脈、增強國家文化軟實力,具有重要意義。

        12月23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聽取了文化部部長雒樹剛代表國務院所做的關于文化遺產工作情況的報告,了解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取得的顯著成效、面臨的形勢及下一步工作安排,體現了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對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高度重視。

        2017年,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成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內容之一,在國務院年度工作計劃、“十三五”時期各領域發展改革規劃及其他國家文件中多次出現,受重視程度和支持力度不斷加大。

        3月28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落實〈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部門分工的意見》(國發〔2017〕22號)要求,文化部、教育部等相關部委和部門,按職責分工負責“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加強文物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7]

        1月19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國發〔2017〕4號)提出:鼓勵“非物質文化遺產進校園”,“充分利用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等各類文化資源,廣泛開展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教育,培育青少年學生文化認同和文化自信”。[8]

        1月9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規劃的通知》(國發〔2016〕78號)提出將“實施中醫藥傳承與創新工程”。[9] 1月10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的通知》(國發〔2016〕77號)提出:“加強中醫藥傳承創新,加快發展中醫醫療服務”,“加強中醫藥傳統知識保護”,“推進中醫藥文化傳承和發展,弘揚中醫藥文化精髓,實施中醫藥健康文化素養提升工程”。[10]

        3月1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規劃的通知》(國發〔2017〕9號)指出:“國家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支持“遺產保護服務體系建設”,重點支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建設。[11]

        3月22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新形勢下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工作的意見》(國發〔2017〕14號)提出:“加強傳統知識、遺傳資源、民間藝術等領域知識產權保護?!盵12]

        6月6日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國辦發〔2017〕50號)指出:“加強邊境地區文化遺產保護,推動邊境地區傳統工藝振興,支持邊境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參加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支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和合理展示?!盵13]

        6月16日印發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7年版)的通知》(國辦發〔2017〕51號)則通過規定“禁止設立與經營非物質文化遺產調查機構”;“境外組織或個人在中國境內進行非物質文化遺產調查和考古調查、勘探、發掘,應采取與中國合作的形式并經專門審批許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相關條款呼應,對我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加以保護。

        基于對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高度重視,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資金支持力度持續加大。十八大以來,中央財政累計投入投入專項資金46億元。2017年,中央撥付本級專項經費4000萬元、轉移地方支付專項經費6.6298億元。

        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及其成果利用滲透于文化發展改革的相關領域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和《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2月23日,《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發布,系統闡明了“十三五”時期文化建設的總體要求、目標方向、主要任務和重要舉措。規劃把“提高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水平”作為重要內容之一,要求“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工作方針,進一步完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制度,以人的培養為核心,以融入現代生活為導向,切實加強能力建設,提高保護傳承水平,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事業深入發展”;提出到2020 年,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體系基本形成”的發展目標,“到‘十三五’期末,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開展研修研習培訓達到10萬人次”的主要指標;明確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保護,增強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活力,振興傳統工藝,加強宣傳展示與交流等重點工作,實施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工程、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工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建設工程等重要項目。與此同時,該規劃中的戲曲振興工程、劇本扶持工程、民族音樂舞蹈雜技扶持工程、邊境地區文化建設工程,也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密切相關。[14]

        為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振興傳統工藝”的要求,實施《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3月12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文化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以下簡稱《計劃》),部署促進中國傳統工藝傳承與振興?!队媱潯分赋?,振興傳統工藝,有助于傳承與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涵養文化生態,豐富文化資源,增強文化自信;有助于更好地發揮手工勞動的創造力,在全社會培育和弘揚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有助于促進就業,實現精準扶貧,提高城鄉居民收入,增強傳統街區和村落活力?!队媱潯芬罅⒆阒腥A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學習借鑒人類文明優秀成果,發掘和運用傳統工藝所包含的文化元素和工藝理念,豐富傳統工藝的題材和產品品種,提升設計與制作水平,提高產品品質,培育中國工匠和知名品牌,使傳統工藝在現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廣泛應用,更好滿足人民群眾消費升級的需要。到2020年,傳統工藝的傳承和再創造能力、行業管理水平和市場競爭力、從業者收入以及對城鄉就業的促進作用得到明顯提升?!队媱潯诽岢鼋覀鹘y工藝振興目錄;調動年輕一代從事傳統工藝的積極性,擴大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隊伍;將傳統工藝作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實施重點,提高傳承能力,增強傳承后勁;加強傳統工藝相關學科專業建設和理論、技術研究,培養專業技術人才和理論研究人才;強化質量意識、精品意識、品牌意識和市場意識,提高傳統工藝產品的設計、制作水平和整體品質;拓寬傳統工藝產品的推介、展示、銷售渠道,為傳統工藝搭建更多展示交易平臺;加強行業組織建設,鼓勵地方成立傳統工藝行業組織;加強文化生態環境的整體保護;促進社會普及教育,增強傳統工藝的社會認同;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队媱潯窂娬{,各級政府要加強統籌協調,積極探索振興傳統工藝的有效途徑;落實支持政策,將傳統工藝展示、傳習基礎設施建設納入“十三五”時期文化旅游提升工程;加強金融服務,探索建立傳統工藝企業無形資產評估準則體系;鼓勵社會參與,加強傳統工藝振興的多方保障。[15]

        隨后,“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藝術創作、文化科技創新、公共文化、文化扶貧等相關領域的規劃陸續發布,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及成果,成為這些領域推進各項工作的重要資源和抓手。4月12日發布的《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發展規劃》指出,要依托各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大力發展貧困人口參與并受益的民族手工藝品、民間演出、鄉村文化旅游等”,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利用,“鼓勵文化創意、演藝、工藝美術、非物質文化遺產等與旅游資源整合,開發具有地域特色和民族風情的旅游演藝精品和旅游商品”。[16] 6月28日印發的《文化部“十三五”時期藝術創作規劃》,指出將實施戲曲振興工程、民族音樂舞蹈雜技扶持工程、名家傳戲——當代戲曲名家收徒傳藝工程、戲曲藝術人才培養千人計劃等,同時發揮重大藝術活動的示范引導作用,為優秀作品的演出、展示、提高搭建良好平臺。[17] 這些舉措,無疑將大力推進表演藝術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發展。4月26日發布的《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科技創新規劃》,提出“探索建設國家文化科技公共服務平臺”,推進文化遺產等領域的文化科技數據庫建設?!皩鹘y工藝及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的培養納入藝術職業教育體系”,“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等領域的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18]。5月25日發布的《“十三五”時期文化扶貧工作實施方案》指出:貧困地區“文化遺產得到有效保護”是重要工作目標之一。要提升貧困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水平,加大支持和傾斜力度,貫徹落實《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支持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同時通過戲曲藝術人才培養千人計劃、送戲下鄉,推動貧困地區藝術創作生產。[19]

        三、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理念不斷深化,呼應新時代發展要求

        5月12日,“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文化部黨組成員、副部長項兆倫結合我國十多年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豐富積累和最新實踐,提出“要認真學習和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系列重要論述,貫徹落實中辦、國辦《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堅守中華文化立場,傳承中華文化基因,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傳承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堅持有鑒別的對待、有揚棄的繼承,努力實現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使之與現實文化相融相通”。項兆倫重點闡述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本質特征和傳承人群的主體地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對象、工業化和城鎮化條件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民間知識及技藝的增長和文化傳統的豐富與發展、能力建設和傳承人群的學習與傳承創新、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學術研究等當前熱點問題。他強調堅持“見人見物見生活”的保護理念,“要支持非遺實踐回歸社區,回歸生活,讓非遺在千家萬戶的日常生活中得到體現和傳承”?!澳芰ㄔO直接關系非遺在時代變遷中的可持續發展?!薄皫椭鷤鞒腥巳韩@得和增強這些能力,是有效保護非遺、確保非遺生命力的戰略措施?!彼赋?,要“將非遺作為系統性的文化現象來研究”,要“做好田野調查,恪守學術倫理,注重歷史和比較研究”。[20] 

        6月10日,“第六屆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國際論壇”在成都舉行。論壇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精神與保護實踐”為主題,來自5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300位專家學者、文化工作者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參加了論壇。項兆倫副部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文化助理總干事弗朗西斯科·班德林(Francesco Bandarin),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連輯,贊比亞旅游與藝術部部長查爾斯·羅梅爾·班達(Charles Romel Banda)先后做主旨發言。項兆倫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理念與實踐》為題,全面闡述了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主張。他指出,將今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節主題確定為“傳承發展的生動實踐”,意在反映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當代社會的生命力和創造力。中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是在工業化、城鎮化進程加快的背景下展開的。在這種歷史條件下,非物質文化遺產既面臨遭受沖擊、加速消失的現實威脅,也面臨承上啟下、繼往開來的歷史機遇。為此,中國政府把正確應對環境變化、實現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可持續發展,作為政策制訂的優先方向。

        連輯在《以〈公約〉精神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的發言中指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應有之義,是需要全人類共同關照、共同參與、共同解決的國際性問題?!豆s》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機制保障,應當動員更多國家和地區加入《公約》,履行《公約》義務,共同把《公約》精神通過合適的方式傳播出去,讓公眾和社會接受《公約》概念,使其具有更為廣泛和普遍的執行意義。各國、各地區在從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過程中,面臨著一些共同問題,也面臨著信息化、傳統文化覺醒和以《公約》為引領的全球性統一行動這三大機遇。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進程中,學術研究機構尤其應當系統梳理成功的保護實踐方法,并從學理上進一步深入研究,使之成為可復制、可推廣的模式,在世界更廣范圍內發揮作用。

班德林在發言中高度評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取得的成果。他指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在全球化背景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是維持文化多樣性的關鍵所在,也蘊含著應對諸如氣候變化等挑戰所需要的豐富知識。[21]

        本年度應特別引起注意的是,包括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兩大要素的文化遺產整體觀被確立。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這一表述符合《公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相關社區、群體有時是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22] 的基本邏輯。12月11至15日,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ICOMOS)[23] 第19屆大會在印度德里召開。本次會議高度關注了“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密切程度。會議成果文件《德里宣言——遺產與民主》的相關表述,如“考慮到人類遷徙和人口增長的現實;尊重不同讀取的基于以人為核心、文化特異性的模式——這些區域居住著大量不同的群體,他們對當地多元遺產的創造做出了貢獻”,“遺產理念的外延已經極大地擴展了,不僅包括古跡、遺址和建筑群,而且包括周邊的環境、范圍更大、更為復雜的區域和景觀,以及其非物質的層面”[24],說明物質文化遺產業界將非物質文化遺產納入工作視野的遺產整體觀已經形成。

        四、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策論研究面向不斷拓展,成果豐碩

        研究是確保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命力的重要措施,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重要內容。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以保護工作實踐性為先導的文化事業,理論研究相對滯后。經過十幾年的工作實踐,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政策研究、基礎理論研究和應用理論研究的面向不斷拓展深化。

        政策方面:2017年,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資金支持力度持續加大,傳統工藝、傳統表演藝術項目成為支持重點。文化部會同財政部修訂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項資金管理辦法》,力爭使專項資金管理既科學規范,又具有適應保護工作需要的包容性。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司長陳通的文章《以古人之規矩  開自己之生面》。陳通認為,“在新形勢下,非遺保護工作要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指導方針,秉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新理念,以能力建設為中心,夯實工作基礎,健全工作體系,鞏固搶救性保護成果,提高保護傳承水平,推動保護事業可持續發展。為此,要及時修訂完善有關規章制度,制定指導保護工作的規范性文件,著力提高科學化、規范化水平,走向精確管理”[25]。文章明確了今后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政策研究的現實意義和主要內容。為此,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設立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理論及法律法規制度建設研究”重點課題,委托北京大學、浙江師范大學等12家單位承擔分課題研究任務,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提供智力支持和學術支撐。2017年第3期《西北民族研究》刊發了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朱剛的論文《“一帶一路”倡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國際合作》。作者以“一帶一路”倡議為切入點,以《公約》框架,闡釋了教科文組織實施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相關舉措與“一帶一路”倡議中“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理念的一致性和兼容性,分析了“一帶一路”締約國共享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狀況,統計了“一帶一路”締約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數據,指出了我國應充分考慮在致力于《公約》實踐的過程中,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深入合作與互動交流。[26] 這不僅是一種站在全人類高度對沿線各國文化傳統和文明成果的尊重和欣賞,也是致力于共同保護人類遺產的切實行動。

        基礎理論方面: 6月9日《中國民族報》發表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榮譽學部委員,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劉魁立的《非遺傳承人的三個關鍵詞》一文。劉魁立提出三個傳承人的關鍵詞為:志愿者、公產意識、契約精神。劉魁立認為:“所有的傳承人,只要確定他是傳承人,他已經成為志愿者。我把這個叫做志愿者行為,或者叫做志愿者行動。因為他們帶著非常重要的情感、情懷或胸懷,已經把功利心放在一邊?!驹刚摺刂辛⑾乱粋€非常崇高的、宏大的目標,立下一個為民族、為歷史、為后代貢獻自我的宏愿,這就叫作‘志’。什么叫作‘愿’,就是為了立下的宏偉目標舍生忘死、矢志不渝地去做,有志有愿才能做成大事情。再有一個關鍵詞就是‘公產意識’。這些傳承人在確定向政府申報時,就已經將他所掌握的技能不再看作是私產,而看作是民族的、歷史的,是為將來的孩子們所保留的對象。這是非常崇高的,應該受到尊重。另一個關鍵詞‘契約精神’,就是傳承人被認定之后,他已經和民族、歷史,和政府代表者簽訂了一份合同,他必須履行這份合同。所以,在保護非遺和保護非遺傳承人的過程中,應該提倡一種契約精神。政府一定要關注這些人,完成政府的許諾;同時,傳承人也必須盡好義務,擔負起責任?!盵27] 劉魁立以三個關鍵詞的闡釋,賦予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新蘊含,是從哲學倫理層面關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本體性研究成果。7月8日,中國民俗學網發布中央民族大學教授陶立璠的《民俗學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一文。陶立璠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語境中的“社區、群體和個人”破除了階層限制,與民俗學之“民”的草根階層指向比較,包括了精英階層。[28] 2017年第5期《民族文學研究》發表的中國藝術研究院劉先福博士的論文《民間敘事文類的界定與轉換——以查樹源的“罕王敘事”為例》。作者認為民間敘事的文類界定是文本分析的前提,無論是客位的理想類型,還是主位的族群類型都存在著諸多問題。文章以查樹源講述的努爾哈赤傳說為例,在“罕王敘事”的框架下,尋求民間敘事文類的界定法則。作者指出地方敘事傳統中積淀的講述者,在各種需求影響下,編織著自己的文類體系,口頭傳統的實踐性,是民間文學屬性研究應特別關注的問題。[29]

        應用理論方面:為有效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理論體系建設,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繼續推進并探索拓展“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基地”(以下簡稱“保護研究基地”)命名及課題研究工作。已命名的保護研究基地主要是以代表性傳承人為主體的法人機構,側重于總結傳承主體的主位經驗性的應用理論研究,彌補了以往只注重學者他者視角研究的缺項。如出版于4月的專著《古琴傳統絲弦的恢復與制作》,是保護研究基地北京鈞天坊古琴文化藝術傳播有限公司的課題項目成果,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古琴傳統制作技藝北京市級代表性傳承人王鵬及其研究團隊合著。[30] 該專著闡述了古代古琴造弦法及近現代古琴制弦工藝,梳理了近現代以來恢復制作傳統絲弦的歷程與得失,對北京鈞天坊古琴文化藝術傳播有限公司保護傳承古琴傳統制作技藝,特別是依據古法探索制作鈞天絲弦的成果和經驗,做了系統總結與理論升華。發表于2017年第6期《文化遺產》的中山大學南方學院藝術設計與文化創意系教授鄧啟耀的《不離本土的自我傳習與跨界傳播——摩梭民族服飾工藝傳承“婦女合作社”考察》一文,通過對云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永寧鄉溫泉村委會瓦拉比小組“婦女合作社”的考察評估,歸納了這一由摩梭人婦女自發組成、從事摩梭服飾傳承的經濟合作組織的文化傳習意義,并提出可持續發展建議。鄧啟耀認為,通過介紹國內外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成功實例,可增強民族地區民眾的文化自信,實現不離本土的自我傳習,并促進農村中老年婦女的創業和再就業;將文化資源轉化為文化產業,有利于實現民族文化、生態與經濟協調發展;利用網絡和新媒體手段進行跨界傳播和銷售,形成現代權益保護意識,有利于打破鄉村閉塞的貿易局限。[31] 該研究通過剖析成功案例,以小見大,不僅探索了當代背景下振興少數民族傳統工藝的原則和途徑,還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成果服務脫貧攻堅、鄉村振興、西部開發等國家戰略,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提供了思路和參考依據。

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和大象出版社歷時20年,于2017年完成了20卷本《中國傳統工藝全集》出版工作。該成果在當代科學技術高度上,對傳統工藝進行了翔實細致的現場考察、分析論證和編集撰述,為保護傳承提供了科學依據,被稱作“《天工開物》在當代的續編”。此外,《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大辭典》編撰開題專家論證會在京召開,標志著這一具有開創性、基礎性、專業性、實用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工具書編撰工作正式啟動。

        五、豐富人才培養方式,探索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學科建設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就是要確保其生命力。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載體的傳承人,掌握并承載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知識和精湛技藝,同時也肩負著開展傳承工作以及培養后繼人才的重任。但隨著社會的發展和生活方式的改變,以往“師帶徒”的傳承方式已不能完全適應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需要,將傳承納入現代教育體制中,培養出兼具一定理論知識與高超技藝的新時代傳承人,是時代發展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人才培養的迫切需求。7月4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辦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人才培養學術研討會”在京召開。與會者圍繞“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人才培養問題與對策”展開了積極探討。中國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兼研究生院院長呂品田指出,憑借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雄厚師資力量,并依托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中心,作為藝術教育實施機構的研究生院積極開拓創新,大力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人才培養的研究生學歷教育和培訓工作。針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的不同實踐領域和人才需要,中國藝術研究院展開方向劃分和目標定位清晰的三類的人才培養:一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方向的學術型博士、碩士研究生,以撰寫學位論文方式著重培養其理論研究能力;二是“保護實踐”和“傳統技藝”兩個方向的藝術碩士,前者著重以撰寫調研報告方式,培養其按政策要求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管理工作的實踐能力,后者著重以操練和制作方式,培養其傳承傳統技藝的實踐能力;三是培訓班學員,主要針對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系統的在職人員,著重以課堂學習和考察交流方式在短時間里迅速提高其開展管理工作的理論水平和實踐能力。[32] 中國藝術研究院是首個將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和工藝美術大師聘為研究生導師的單位,此舉切實將“師徒制”納入現代學歷教育體制,在培養兼具理論知識和高超技藝的新型傳承人才方面,成效顯著。

        為落實新時期國家文化發展戰略部署相關工作要求,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提出藝術科研、藝術教育、藝術創作、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智庫建設五位一體格局的總體發展目標,在該院戲曲、音樂、美術、舞蹈、曲藝、藝術人類學、工藝美術七個研究所,以及莫言文學研究院,分別加掛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傳統戲劇、傳統音樂、傳統美術、傳統舞蹈、曲藝、民俗、傳統技藝、民間文學研究室牌子,調整優化學術資源,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分類保護和類型學研究。

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建立的人才培養體系,正在努力通過教學、實踐、學理和方法的相互涵養,探索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學科建設。

六、以能力建設為核心,鞏固搶救保護成果,提高保護傳承水平,全面推進年度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實踐

        根據《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為實現項兆倫同志在“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的“以能力建設為核心,鞏固搶救保護成果,提高保護傳承水平,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事業可持續發展”的目標,2017年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實踐有序展開。

        (一)繼續實施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以下簡稱“研培計劃”)旨在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提供高校的學術資源和教學資源支持,通過學習專業知識、研究主要技能和技術、開展多形式的交流研討與實踐,幫助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持有者、從業者等傳承人群強基礎、拓眼界、增學養,提高文化自信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在秉承傳統、不失其本的基礎上,實現為民族傳承,為生活創新。同時,推動相關高校加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更好地發揮文化傳承創新功能,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已實施3年的研培計劃,成為加強保護傳承的一項基礎性、戰略性舉措。本年度,文化部會同教育部繼續深入實施研培計劃,指導78所高校共舉辦220期研培班。在繼續推進傳統工藝傳承人群研培班的基礎上,文化部開始穩慎探索其他門類的研培工作。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委托中國戲曲學院、江蘇省戲劇學校和山西、吉林、河北、山東、河南舉辦了8期傳統戲劇類傳承人群試點研培班;委托北京師范大學舉辦了1期民俗類傳承人群試點研培班;與商務部、江蘇省文化廳合作開展了傳統老字號傳承人群研培試點。這些工作有效擴大了研培計劃的覆蓋門類和參與范圍,為探索傳承人群分類培養途徑積累了經驗。從2015年4月至2017年10月,各研培計劃參與高校共舉辦各類研修、研習、培訓340余期,參與學員1.5萬人次。貴州、江蘇、浙江、山東等13個?。▍^、市)啟動省級研培工作,中央和地方各級研培工作覆蓋傳承人群4.8萬人次。

        為加強對研培計劃的業務指導和規范管理,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建立了研培計劃咨詢專家庫。11月,在上海舉辦了“2017年度研培計劃經驗交流會”,同時舉辦了研培公開課、觀摩課和成果展,分享教學經驗和成果。會議進一步深化了對研培工作的認識,提出傳承發展傳統工藝,要“用”字引領?!坝?,就是人們的日常生活所用?!薄啊谩忠I,既是由需求來帶動傳統工藝的豐富門類品種,改善功能,也是由新的設計和創意來發現新的用途,催生新的需求?!盵33]

        (二)組織實施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

        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根據《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要求,指導各地制定相應落實計劃,做好重點工作。目前,29個?。▍^、市)已啟動本地區傳統工藝振興計劃的制定工作,貴州、天津、內蒙、江西、安徽等10個省份已出臺本省傳統工藝振興計劃。

        本年度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支持設立了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駐廣東潮州傳統工藝工作站、中央美術學院駐浙江東陽傳統工藝工作站、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館駐山西忻州(靜樂)傳統工藝工作站、荊州傳統工藝工作站和大理傳統工藝工作站。截至目前,支持設立的工作站已達10個。為了推動傳承人更好對接當代社會需求和設計資源,促進跨界合作,浙江、上海、西藏、陜西、甘肅等19個?。▍^、市)開展了28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對話交流活動,促進傳統工藝振興項目合作,增強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實踐活力。

        11月20日,為響應國家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中國藝術研究院在京主辦了“中國好手藝展”。100件(套)展品涉及琢玉、雕鐫、金工、髹飾、陶埏、織繡、印染、縫紉、編結、彩扎、剪刻、畫繪等工藝門類。本次展覽以“材美、工巧、器韻、時宜”作為參展作品遴選標準,鮮明地表達了“中國好手藝展”所持的“好”的立場。展覽還設立了專家學者和手工藝大師們現場對話環節,從不同角度探討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當代手工藝的價值取向”和“當代手工藝創作如何提升美學品格”等話題。本次展覽為深入實施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提供了示范性實踐經驗和富有建設性的智力資源。

        (三)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保護與評估

為完成《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編制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保護規劃,加強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保護的目標,進一步提升項目保護的科學化、規范化水平,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選取赫哲族伊瑪堪等6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開展保護工作試點評估。試點評估由省級文化主管部門和牽頭保護單位負責,在深入研究項目特性、傳承發展規律以及面臨問題的基礎上,形成此類別項目的評估規范,為制定代表性項目精準保護和精細管理的相關政策措施,提供經驗與參考。

        (四)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工程

根據《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按照統一的標準規范,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的內容與表現形式、流變過程、核心技藝和傳承實踐情況進行全面、真實、系統的記錄,對其中部分瀕危項目和代表性傳承人抓緊實施搶救性記錄,并加強對記錄成果的傳播和利用”的工作要求,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工程穩步推進。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委托文化部民族民間文藝發展中心研究制定了《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工程總體方案(草案)》和編制說明,為進一步推進工作勾畫藍圖,奠定基礎。

        非物質文化遺產司2017年繼續安排專項資金1.072億元,對268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開展搶救性記錄工作。截至2017年底,已累計安排3.3459億元,支持對839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進行搶救性記錄。同時通過制訂統一的驗收標準,舉辦搶救性記錄驗收培訓班,部署對2015年支持的268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搶救性記錄項目開展通查和驗收。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工程的實施,將系統梳理相關項目的流變過程,科學認識和準確把握項目的基本內容,有助于針對性地開展保護工作,增強傳承活力。

        (五)加強代表性傳承人認定、扶持與管理工作

        為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隊伍建設,文化部成立了評審委員會和評審專家組,開展了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的申報和評審工作。在各地推薦申報的基礎上,各評審組專家對全國31個?。▍^、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央有關部門及港澳地區推薦的申報人進行了評審。經評審委員會審議,提出了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共1113人)。其中,對尚未認定過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的項目,本次推薦827人;對已認定過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的項目,本次推薦286人。12月28日,推薦名單向社會公示。[34]

        各地對代表性傳承人開展傳習活動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目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傳習經費補助標準已達每年2萬元,河北、湖北、海南、西藏、上海、江蘇、安徽等?。▍^、市)也提高了省級及省級以下代表性傳承人傳習補助經費標準。除經費補助外,各地文化部門還通過記錄整理技藝資料、提供傳習場所、資助開展傳習活動、組織宣傳與交流、征集并保管代表作品、建立檔案、表彰先進集體和個人等方式,積極幫助代表性傳承人開展授徒傳藝等傳承活動。

        本年度,加強代表性傳承人管理工作的探索實踐也在積極推進,如江蘇試點實施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退出機制,加強保護,督促傳承。今年,江蘇蘇州和連云港相繼公布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評估結果,有傳承人被評不合格,有的被取消資格。蘇州按照手工藝、表演藝術、瀕危項目三類,首次邀請專家結合市級代表性傳承人年齡等實際情況,對其從事非物質文化遺產實踐、后繼人才培養、資料整理、傳播活動等方面進行多輪評估。在參加首次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評估的235人中,9人被評估為不合格。連云港也請專家對傳承人近三年的綜合表現進行了考評,最后取消了湯溝風箏制作工藝、抬閣、貝貼畫等4個項目的市級代表性傳承人資格,對云繡工藝等項目的7名代表性傳承人予以約談警告,停發一年傳承人補助資金。退出只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管理體系中的一個中間環節,申請榮譽傳承人、候選人增補、二次競爭上崗等配套措施的實施,使退出機制更加健全。在蘇州,考評前,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可以自己申請退出;因年老體弱或遭遇重大變故而無法承擔傳承義務的,可申請不參加考評,連續兩次不參加則可被認定為“榮譽傳承人”。但成為“榮譽傳承人”后,不可再申請獲得市級傳承人項目資助經費,只有年滿65歲的可享有每年3000元到6000元的生活補助,并有義務開展力所能及的口述資料、錄音錄像等公益性工作。蘇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辦公室會向評估不合格者提出改進意見書,并指導傳承人擬定改進工作計劃;確實存在客觀困難的,則會與相關部門、單位會商解決;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目前沒有傳承人的,也會按照“候選人機制”,對符合要求的進行增補,讓項目傳下去。在連云港,對于瀕危項目或年事已高、技藝突出者,也有特殊的考核辦法。已經退出的傳承人,改進后經過申報考核,還有再次“競爭上崗”的機會。兩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負責人表示,退出機制在首次實踐中并沒有太大壓力,有進有出才是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真正保護。[35]

        (六)加強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

        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是指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為核心,對歷史文化積淀豐厚、存續狀態良好,具有重要價值和鮮明特色的文化形態進行整體性保護,并經文化部批準設立的特定區域。[36] 建設文化生態保護區是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區域性整體保護的重要抓手。2017年,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繼續堅持“見人見物見生活”的理念,以“人、社區、氛圍、特色”為著眼點,以“遺產豐富,氛圍濃厚,特色鮮明,民眾受益”為目標,深入推進。本年度,文化部新認定了客家文化(閩西)生態保護實驗區、說唱文化(寶豐)生態保護實驗區和藏族文化(玉樹)生態保護實驗區。目前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達到21個。其中,黔東南民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客家文化(梅州)生態保護實驗區、大理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陜北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的總體規劃經報文化部批準后,同意實施。武陵山區(鄂西南)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武陵山區(渝東南)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客家文化(閩西)生態保護實驗區正開展總體規劃編制工作。

        中央財政資金進一步加大對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建設的支持力度,2008年至2017年,共支持建設資金6.8576億元,涉及220個縣(市、區),包括103個國家級貧困縣,其中2017年支持建設資金1.0163億元;同時注意將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與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等國家重大戰略工程相銜接,促進當地經濟社會文化協調發展。此外,為加強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的管理,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委托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完成了熱貢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羌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武陵山區(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海洋漁文化(象山)生態保護實驗區、濰水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迪慶民族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建設第三方評估及課題研究工作,形成了《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評估報告》和《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管理辦法(初稿)》。評估報告將于近期向社會公布。

        (七)大力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工作

        人民群眾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人,人民群眾的自覺參與是對非物質文化遺產最好的保護。加強傳播工作,對于增強公眾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認知度和自豪感,提升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廣泛社會認同和深厚的群眾基礎,實現保護成果共享,具有重要意義。本年度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工作全面推進,傳統媒體、網絡媒體、自媒體共同發力,保護機構、文化企業和媒體緊密配合,中央和地方協同推進,多渠道多層次的傳播體系逐步構建,傳播的廣度和深度明顯拓展。各項宣傳活動深入基層、深入社區,與群眾的聯系日益緊密,形式不斷拓展。

        本年度,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調整內設機構,成立了傳播處,通過培養隊伍、健全機制、開展活動等措施,努力構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大格局,動員社會力量參與傳播,努力實現常態化、專業化、品牌化目標。通過組織各種宣傳活動,引導更多的機構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通過專業培訓,普及保護理念,提高傳播的準確性。

        2017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發展的生動實踐”為主題,以展示黨的十八大以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成果為重點,呈現出傳播面廣、重點突出、持續時間長的特點。全國共舉辦2000多項大中型非物質文化遺產宣傳展示活動,相關宣傳報道近3萬條,線上線下觀眾超過1億人次。

        文化部與中央網信辦共同舉辦了“喜迎十九大·文脈頌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大型網絡傳播活動,組織中央網絡媒體分四路,赴貴州、福建、山西、湖北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采訪活動,共開設專欄43個,參與記者1000余名,發布原創稿件2000多篇,網上媒體報道量51.6萬篇,網民轉發討論量189.5萬條,相關話題閱讀量5981萬人次,點擊量過億次,廣泛提高了公眾的參與度和認同感。此外,各地舉辦的“第三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技藝大展”“第二屆長江非物質文化遺產大展”“海上絲綢之路非物質文化遺產大展”“第三屆湘贛鄂皖四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聯展”“第三屆京津冀非物質文化遺產聯展暨第十屆河北省民俗文化節”、青海省“首屆全省民間藏戲會演暨第二屆‘雅頓’藝術節”“首屆晉冀魯豫傳統戲劇展演”等活動,均在相關區域引起廣泛反響,傳播效果顯著。

        4月26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ID:guojiafeiyizhongxin)微信公眾號(以下簡稱“公眾號”)正式上線。截至12月31日,上線8個月零6天的公眾號共推送文章145篇,月均推送量18篇;總訂閱用戶數9782人,月均新增用戶數超過1222人。公眾號上線以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結合自身工作實際及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的重點工作和熱點事件,策劃、開展了一系列原創類、專題性內容的采編工作,共發布原創性內容112篇,占推送總量的77%。目前,公眾號在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題新媒體平臺中的權威地位已初步確立,在行業內的示范、引領作用也初步顯現,編審團隊嚴謹、高效的工作態度得到了有關方面的一致好評和廣泛認可。

        (八)科學推進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工作

本年度,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編制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專業標準,歷經3年時間完成專家審查會意見整理、標準(送審稿)修改完善、標準(報批稿)相關材料撰寫,及標準(報批稿)上報等工作。11月2日至3日 “《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系列推薦性行業標準專家論證會”論證建議行業標準分兩批上報標準主管部門審批。該行業標準的制定和推出,填補了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領域標準建設工作的空白,豐富了文化行業標準體系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指導意義和實際應用價值。

        (九)積極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深化《公約》實踐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中具有獨特優勢。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應加強國際合作,在交流互鑒中不斷提升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按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申報要求,經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組織多次專家論證,我國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了“藏醫藥浴法”申報201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的相關材料。目前該申報項目已進入評審程序。

        本年度,上海市公布了65個“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優秀實踐案例”。案例包括傳播交流、保護傳承、教育普及、研究闡發、創新發展五個類別,是全市近年來保護工作優秀成果的總結和提煉,對推進保護工作將起到積極示范作用。[37] 江蘇省蘇州市政府正式實施《蘇州市瀕危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保護辦法》,確定了瀕危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認定標準和搶救性保護措施,明確由蘇州市文化主管部門每五年組織一次市級瀕危項目的評定工作,由縣級市(區)文化主管部門會同當地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對本行政區域內的市級瀕危項目開展相關資料的調查、收集、整理與記錄工作,建立檔案資料和數據庫,進一步加強瀕危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的搶救性保護。[38] 上述舉措對《公約》國家一級履約工作的深化,對補充建立國家級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和優秀實踐名冊,完善名錄制度具有開創性意義。

        2月9日,“姑蘇印記·蘇州桃花塢木版年畫展”在西班牙馬德里中國文化中心開幕;5月11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蘇繡代表性傳承人姚惠芬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皮影戲(華縣皮影戲)代表性傳承人汪天穩,攜作品及展示團隊亮相“第57屆威尼斯雙年展”;6月,古琴藝術、京劇、核雕、揚州杖頭木偶等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亮相“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世界博覽會”; 11月10日,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國際文化傳播中心共同舉辦的“水墨聚焦·唐卡藝術展”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開幕,20余幅精美絕倫的熱貢唐卡讓人們領略到藏族唐卡藝術的精湛技法和豐富內涵。

        2017年,設在中國藝術研究院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中心,順利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估,充分利用教科文組織二類中心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交流平臺,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亞太地區國際培訓交流活動,了解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前沿發展情況,宣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國經驗,與亞太地區包括我國周邊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積極開展文化交流,配合我國外交大局,促進多邊文化外交的發展。2017年度,該中心共主辦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交流活動20項;派員參加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交流活動8次;在吉爾吉斯斯坦、蒙古國、韓國、新西蘭、尼泊爾、巴基斯坦及我國江蘇蘇州共舉辦8期能力建設培訓班,受訓人員約310人次。從2012年成立至2017年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中心完成非物質文化遺產能力建設培訓28期,覆蓋亞太地區30個國家和地區,直接受訓人員超過870人次。

        七、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布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呈現“港人治港”文化發展成果

        8月14日,香港特別行政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公布首份涵蓋20個項目的“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該名錄以《公約》分類為界定,由非物質文化遺產咨詢委員會(以下簡稱“非遺咨委會”)依據以下5項準則甄選通過:(一)項目已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二)項目體現香港的傳統文化,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學、藝術、科學、技術或工藝等價值; (三)項目具有世代傳承、活態存在的特點; (四)項目具有鮮明的族群/地區特色,或能顯示香港一般生活文化的特色,且為其中的典型;(五)項目在社區有重要的影響,具有維系社區關系的作用,為社區或群體提供認同感和持續感。[39]

列入該名錄的20個項目包括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的粵劇、已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的項目和其他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表現形式。

        自2006年《公約》生效后,香港特區政府便籌劃進行全港性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以搜集研究數據,用以編制本港首份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特區政府于2008年成立非遺咨委會,督導全港性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的工作,并于2009年8月委聘香港科技大學華南研究中心進行全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經過三年多的時間,整項普查工作于2013年年中完成。華南研究中心就接近800個本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個案進行了廣泛研究和實地考察。非遺咨委會根據華南研究中心提交的調查結果深入討論后,推薦了一份包含477個主及次項目的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建議清單。為搜集社會各界對建議清單的意見,特區政府于2013年7月10日至11月9日,展開為期4個月的公眾咨詢。期間,特區政府除收到18個區區議會和鄉議局的意見外,還收到多份由市民和團體提交的書面意見。非遺咨委會參考了公眾意見后,將建議清單項目由477個增至480個。該份建議清單最后獲特區政府確認,并于2014年6月公布為香港首份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40]

        在這份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基礎上甄選形成的“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旨在為特區政府提供參考依據,就保護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特別是具有高文化價值和急需保護的項目,在分配資源和采取保護措施時訂立緩急先后次序。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實踐既貫徹執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調查制度,也采用了《公約》分類和擬定清單和代表作的工作方法,是“港人治港”的文化發展成果。

        八、把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約》實踐動態,深化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國際實踐

        12月4日至9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在韓國濟州島召開。112個締約國代表團、3個非締約國代表團、2個聯合國會員國代表團、59個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的非政府組織、6個二類中心代表團以及來自全球各地的從事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和保護工作的專家學者,共計700余人參加會議。會議審議了2017年《公約》秘書處工作報告、對《操作指南》中關于締約國履約報告的修改事宜、審查機構工作報告、11份締約國關于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項目現狀的報告、12份締約國關于列入“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現狀報告;審議了43項申報入選名錄項目、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基金國際援助項目以及遺產從一個名錄轉入另一名錄項目;認證了50個非政府組織以及59份已認證非政府組織提交的工作報告。最終共有42個項目批準列入名錄。截至目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名錄共收錄了來自117個締約國的470個項目(包括我國列入的39個項目)。另外,會議審議通過了2017年6月在成都召開的《公約》全面成果框架政府間工作組會議的工作報告,高度贊揚了中國政府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工作的支持。

        值得我國特別注意的是,越南申報的“富壽省川歌”名錄類別轉移。該項目已于2011年列入“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此次會議審議通過將該項目轉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41] 這是建立名錄制度以來,第一例成功轉移名錄類別的列入項目。2009年、2010年、2011年我國相繼有7個項目入選“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通過近十年的保護計劃實施,是否具備名錄類別轉移的條件,應納入履約工作內容,加以研究。

        九、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當前面臨的問題和建議

        12月23日,文化部部長雒樹剛受國務院委托向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報告文化遺產保護情況時指出,與新時代新要求新任務相比,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與傳承發展工作存在的問題主要有:對文化遺產的梳理和研究闡發有待加強。文化遺產統計制度不夠健全。對文化遺產價值的挖掘還不夠,對其蘊含的核心思想理念、傳統美德、人文精神的研究闡釋還不充分。傳統村落自然衰敗現象嚴重。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料和實物的保存條件有待改善。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存發展困難。由于自然和社會環境快速變化,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找不到與現代生活的結合點,逐漸失去活力,面臨消失危險。有的習俗失去傳承發展空間,有的傳統技藝后繼乏人。文化遺產工作與經濟社會的融合有待加強。一些地方傳統村落保護水平低。文化遺產保護管理的能力建設有待加強。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還不完善。一些地方對法律法規的貫徹落實不到位?,F有機構和人員隊伍與日益繁重的保護任務不相適應。保障機制不健全。社會力量參與的深度和有效性有待提高??萍嫉闹巫饔脹]有充分發揮。[42]

        與此同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泛化傾向應特別加以注意。

        (一)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產業化趨向

        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保護”,是指確保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命力的各種措施。我國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探索實踐中,提出“生產性保護”。它確切的定義為:“在具有生產性質的實踐過程中,以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為核心,以有效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為前提,借助生產、流通、銷售等手段,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其資源轉化為文化產品的保護方式?!盵43] 生產性保護的基礎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實踐,核心是保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真實性、整體性和傳承性。生產、流通、銷售等是借助手段,而不是目標手段。如熱貢的唐卡藝術傳承實踐,與地緣和族緣文化涵養密不可分,與藏傳佛教的文化功能緊密相連。本年度,“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建設工作座談會”在青海黃南州召開之際,與會代表在考察唐卡藝術生產性保護時發現,學習唐卡繪制技藝的學員中包括了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男女。經溝通了解,他們不信奉藏傳佛教,唐卡也不作為他們信仰的媒介,繪制唐卡只為謀生。主要驅動是熱貢唐卡藝術品交易額達數十億元。當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成果可以成為文化產業資源,加以利用和發展。但基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定義被確認為保護對象的唐卡藝術,它的知識、觀念、儀規、社會實踐和社會功能與材料、工具、技藝和作品等共同構成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完整性。要區別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與文化產業發展的內涵與外延,謹防諸如唐卡藝術等具有生產性質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保護傳承中過于藝術品化、商品化和產業化,泛化生產性保護的邊界,給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帶來負面影響。

        (二)大興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園(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題公園或民族文化園)建設導致保護傳承脫域化

傳播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措施。利用或建設公共文化場所開展展演活動,有利于提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可見度,促進文化交流,增進人際間的相互欣賞。隨著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深入開展,以及國家重點支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建設利好政策出臺,各地出現大興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園(非物質文化遺產主題公園或民族文化園,以下統稱“非遺園”)建設的勢頭。已建成的非遺園,大體是聚集各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駐場,現場施藝,售賣作品,獲取收益。所謂水族館可以建,魚兒也可以在水族館活下去,但終究江河湖海才是魚兒的家園。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鄉土性,過度脫域化的價值介入,終會導致文化表現形式特性衰減和文化趨同。如何適度建設并合理有效利用非物質文化遺產設施,包括場所,需要相關部門加以理論研究,并制定指導性政策。

建議

——編制《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實施細則,主動提出與相關法律銜接的操作指南,深化依法保護,避免諸如“五道古火會”傳承人楊風申法律案件上演;

——制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建設相關指導意見,倡導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地保護。對現有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進行評估,科學定位,合理布局新建項目,使頂層設計的智力成果得以有效實施;

——完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制度,在已公布的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的基礎上,細化建立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和優秀實踐名冊,健全名錄體系,實施精準保護;

——推進建立代表性傳承人年度傳承工作報告制度,擬訂考核標準,實施代表性傳承人動態管理;

——制定生產性保護評估標準,把握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正確方向;

——深入挖掘非物質文化遺產所蘊含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力,大力宣傳非物質文化遺產向上向善的文化價值,為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發揮出重要作用。

    總結    

        2017年,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全面實施。研培計劃深入開展。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和代表性傳承人扶持力度不斷加大?!耙娙艘娢镆娚睢钡墓ぷ骼砟畹靡詮娀?;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穩步推進,明確了“遺產豐富、氛圍濃厚、特色鮮明、民眾受益”的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目標。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格局逐步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教研結合的學科建設穩步推進。我國《公約》履約實踐能力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國經驗”不斷豐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及其成果更加全面滲透到深化文化發展改革的諸多領域。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已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資源和重要工作。 

  參考文獻  

[1] 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編寫組編著.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 [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 李樹文、信春鷹、袁曙宏、王文章主編.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律指南 [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11. 

(本文部分數據由文化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中心提供,特此鳴謝?。?/span>

  注釋  

[1] 《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編寫組編著:《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5—44頁。

[2] 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全文)》(2017-03-16)[2018-01-15],

http://www.gov.cn/premier/2017-03/16/content_5177940.htm.

[3] 《習近平在北京考察:抓好城市規劃建設 籌辦好冬奧會》(2017-02-24)[2018-01-19],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02/24/c_129495572.htm.

[4] 《這兩個非遺項目為何被習主席和普京稱贊?》(2017-09-20)[2018-01-16],

http://news.cctv.com/2017/09/20/ARTIc7LascUB6BxQHH2gp4ND170920.shtml.

[5] 《習近平講故事:我們叫龍的傳人》(2017-11-16)[2018-01-18],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7-11/16/content_1817320.htm.

[6] 《習近平十九大后首次調研,這6個細節意味深長!》(2017-12-13)[2018-01-18],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12/13/c_1122103679.htm.

[7] 《國務院關于落實〈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部門分工的意見》,(2017-03-28)[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3/28/content_5181530.htm.

[8] 《國務院關于印發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2017-01-19)[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19/content_5161341.htm.

[9] 《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規劃的通知》(2017-01-09)[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09/content_5158053.htm.

[10] 《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的通知》(2017-01-10)[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10/content_5158488.htm.

[11] 《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規劃的通知》(2017-03-01)[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3/01/content_5172013.htm.

[12] 《國務院關于新形勢下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工作的意見》(2017-03-22)[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3/22/content_5179592.htm.

[13]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興邊富民行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2017-06-06)[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6/06/content_5200277.htm.

[14] 《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2017-02-23)[2018-01-18],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702/t20170223_491392.html.

[15]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轉發文化部等部門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的通知》(2017-03-24)[2018-01-18],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3/24/content_5180388.htm.

[16] 《文化部關于印發〈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發展規劃〉的通知》(2017-04-20)[2018-01-18],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704/t20170420_493300.html?keywords=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產業發展規劃.

[17] 文化部關于印發《文化部“十三五”時期藝術創作規劃》的通知(2017-07-20)[2018-01-18],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707/t20170720_685618.html?keywords=文化部“十三五”時期藝術創作規劃.

[18] 《文化部關于印發〈文化部“十三五”時期文化科技創新規劃〉的通知》(2017-05-03)[2018-01-18],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705/t20170503_493589.html

[19] 《“十三五”時期文化扶貧工作實施方案》(2017-06-16)[2018-01-18],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706/t20170616_507858.html?keywords=十三五”時期文化扶貧工作實施方案.

[20] 《項兆倫同志在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7-06-02)[2018-01-18],

http://www.mcprc.gov.cn/whzx/tpxw/201706/t20170602_829707.htm.

[21] 《凝聚共識 深化實踐——第六屆中國成都國際非遺節國際論壇圓滿落幕》(2017-06-12)[2018-01-18],

http://www.ihchina.cn/11/53373.html.

[22] 《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2003)》(2016-10-08)[2018-01-19],

http://www.ihchina.cn/3/18945.html.

[23]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是世界遺產委員會的專業咨詢機構,由世界各國文化遺產專業人士組成,是古跡遺址保護和修復領域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24] 《德里宣言——遺產與民主》(2018-01-08)[2018-01-18],

http://www.icomoschina.org.cn/news.php?class=451.

[25] 陳通:《以古人之規矩 開自己之生面》,《人民日報》2017年6月8日第19版。

[26] 朱剛:《“一帶一路”倡議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國際合作》,《西北民族研究》,2017年第3期,第39—47頁。

[27] 劉魁立:《非遺傳承人的三個關鍵詞》,《中國民族報》,2017年6月9日第11版。

[28] 陶立璠:《民俗學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2017-07-08)[2018-01-18],

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NewsID=15916.

[29] 劉先福:《民間敘事文類的界定與轉換——以查樹源的“罕王敘事”為例》,《民族文學研究》,2017年第5期,第144—152頁。

[30] 王鵬、劉小萌、睹史陀、單連青:《古琴傳統絲弦的恢復與制作》,中國書店2017年版。

[31] 鄧啟耀:《不離本土的自我傳習與跨界傳播——摩梭民族服飾工藝傳承“婦女合作社”考察》,《文化遺產》2017年第6期,第1—8頁。因白族自古稱納西族為“摩梭”,“摩梭”成為納西的通用他稱。參見國家民委門戶網站納西族簡介,

http://www.seac.gov.cn/col/col301/index.html.

[32]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人才培養學術研討會在京召開》(2017-07-07)[2018-01-18],

http://www.ihchina.cn/11/53474.html.

[33] 項兆倫:《傳承發展傳統工藝,要“用”字引領》(2017-01-03)[2018-01-18],

http://ccdy.cn/feiyi/201801/t20180103_1370225.htm.

[34] 《文化部辦公廳關于公示第五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的公告》(2017-12-29)[2018-01-18],

http://www.mcprc.gov.cn/whzx/ggtz/201712/t20171229_830232.htm.

[35] 《打破“鐵飯碗” 絕活更鮮活》,《人民日報》2017年6月21日第6版。

[36] 《文化部關于加強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的指導意見》(文非遺發〔2010〕7號),李樹文、信春鷹、袁曙宏、王文章主編:《非物質文化遺產法律指南》,文化藝術出版社2011年版,第215-211頁。

[37] 《上海公布了這65個非遺保護優秀實踐案例》(2017-10-20)[2018-01-18],

http://gov.eastday.com/renda/dfzw/zxgg/u1ai6172003.html.

[38] 《蘇州出臺瀕危非遺代表性項目保護辦法》(2016-12-20)[2018-01-18],

http://www.jsfybh.com/dtsx/2306.Shtml.

[39]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2018-01-18],

http://www.lcsd.gov.hk/CE/Museum/ICHO/zh_CN/web/icho/the_representative_list_of_hkich.html.

[40]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清單》[2018-01-19],

http://www.lcsd.gov.hk/CE/Museum/ICHO/zh_CN/web/icho/the_first_intangible_cultural_heritage_inventory_of_hong_kong.html.

[41]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委員會認可越南富壽省保護春唱的努力》[2018-01-18],

https://zh.unesco.org/news/lian-he-guo-jiao-ke-wen-zu-zhi-fei-wu-zhi-wen-hua-yi-chan-wei-yuan-hui-ren-ke-yue-nan-fu-shou.

[42] 雒樹剛:《國務院關于文化遺產工作情況的報告——2017年12月23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上》(2017-12-25)[2018-01-19],

http://www.ihchina.cn/11/54089.html.

[43] 《文化部關于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的指導意見》(文非遺發〔2012〕4號)(2012-02-02)[2018-01-02],

http://zwgk.mcprc.gov.cn/auto255/201202/t20120214_472825.html.

課題主持機構:

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主    筆:羅微

撰稿人:羅微  張勍倩

本文已收入《2017年度中國藝術發展研究報告》一書,該書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主編、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發行。

來源:轉載自公眾號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廳 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通訊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瓦倉南路瓦倉莊143號 郵編:650032 聯系電話:0871-63615136,0871-63622225
技術支持:多彩科技 滇ICP備05008891號
微信公眾平臺
七星彩玩法